美国想在中国台湾问题上“强力分离”?

(克雷格·米尔,亚洲时报,台北)美国被它投入中东(特别是伊拉克和伊朗)和全球反恐战争的过度精力所淹没。它在东北亚的外交和军事活动也受到很大影响。

美国社会科学研究委员会东北亚合作安全计划负责人利昂·西格尔(LeonSigal)甚至创造了“鹰派脱离”一词来形容布什政府在该地区的战略调整。

在台湾海峡关系上,华盛顿的变化更加明显。

布什上台后,被认为是多年来最接近台湾的美国总统。

2001年,美国向台湾出售了180亿美元的武器,包括出售12架P3反潜飞机、6家爱国者三型导弹公司和8艘柴油动力潜艇。

这是自1979年美台外交中断以来,美国向台湾出售的最大一笔武器。

布什甚至说他“将不惜一切代价保卫台湾”。

然而,美国的立场近年来发生了变化,逐渐变成了消极的。甚至中国台湾也认为这有点“失宠”。

在过去两年里,华盛顿越来越不愿意干预这种“被切断的、混乱的”两岸关系。

布什去年访华期间强调,他“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希望通过对话和平解决”。

事实上,美国的“强力脱离接触”并不是由于注意力转移造成的。但由于台湾海峡问题的不断演变,夹在北京和台北当局中间的美国现在无法施加更大的影响。

美国也没有自愿从中国的“永不沉没的航母”空台湾撤军,而是被台湾海峡两岸“驱逐”。这是绝对必要的。

“撤离”和“驱逐出境”不仅语义不同:与后者相比,前者意味着美国利用外交政策调整将维持台湾海峡现状的责任委托给北京和台北。

台湾在这方面的角色有些复杂,因为它完全依赖美国为其提供安全保障,而且几十年来一直密切相关。

不过,随着中国台湾民主力量的蓬勃发展,视“推广、捍卫民主”为己任的美国发现它对中国台湾的扶持受到了阻绊。然而,随着台湾民主力量的蓬勃发展,以“促进和捍卫民主”为己任的美国发现其对台湾的支持受到阻碍。

事实上,这也是意料之中的。

美国台湾研究所(AmericanInstituteinTaiwan)前董事会主席纳特·贝洛克奇(NatBellocchi)表示,由于美台关系框架是在蒋介石独裁统治下由美国单方面起草的,在中国民主的台湾继续旧制度是不合适的。

美国在台湾海峡问题上的“民主边缘化”与台北的政治局势有关。

一方面,虽然美国在2001年批准向台湾出售武器,但这一庞大的武器购买量并没有得到台湾“立法院”的批准。

军购案在立法院第50次被驳回。

戒严时期(1949-1988年),台北当局制定国防预算,没有实权的“立法院”只能乖乖地准备必要的经费。现在,在中国台湾,民主正在实现,政府只能“申请”,不能“要求”它批准预算。

台湾“总统”陈水扁领导执政的民进党,反对党国民党和亲民党组成的“泛蓝阵营”控制“立法院”。

出于多种原因,他们否决了军事采购案。然而,最重要的是继续削弱陈水扁的权威。

今年三月,国民党主席才真旺姆-全访问了华盛顿。

在此之前,他曾多次表达“国民党支持合理的军购”的立场,并希望将“军购计划的通过”作为“访美的大礼”送到华盛顿。但是这一次,美国仍然没有得到它想要的。

另一方面,台北当局冒险选择了不可逆转的“改变台湾海峡现状”的道路。

如前所述,布什还肯定并支持北京、华盛顿和台北当局达成的“维持台湾海峡现状”的不成文协议。

去年12月,民进党在中国台湾的地方选举中遭遇严重挫折后,上月底,新加坡国立大学民意调查中心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陈水扁的支持率跌至前所未有的18%。

像输钱的赌徒一样,陈水扁希望通过推动“台独”进程来拯救人民的心灵。

二月份,他宣布废除国家统一委员会和国家统一计划。观察家们都认为,这个机构在维持台湾海峡现状方面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陈水扁一开始也承诺保留这个机构。

美国在台湾海峡问题上的“边缘化”也有北京因素。

在邓小平时代,台湾海峡问题只是处于外交斗争阶段。当美国上台时,它已经把樟木头福利彩票的地址提升到军事斗争的水平。

从1995年到1996年,北京先后在中国台湾海峡试验导弹。据说,目前有700至800枚中短程导弹部署在中国台湾。

过去10年来,中国军费一直保持两位数增长。今年军费开支预计将达到350亿美元,比上年增长15%。

美国国际战略研究机构兰德公司(RandCorporation)去年表示,中国官方发布的信息可能比实际支出少70%。

华盛顿方面认为,北京方面大幅增加军费是针对中国台湾的。

虽然只有20%的人支持“台独”,但台北当局似乎决心将“事实上的独立”推向“法律上的独立”。

这一趋势在北京引起了极大的紧张。

因此,通过军事行动解决这一潜在危机的计划开始占上风。

去年3月,中国通过了《反分裂国家法》,从而为对台湾使用武力提供了法律依据。与此同时,这也表明北京不会仅仅依靠美国来维持台湾海峡的现状。

中国的不稳定也增加了这一现实解决方案的紧迫感。

这一代领导人(包括胡锦涛总统和温家宝总理)是技术官僚,他们经历了经济转型的“洗礼”,但在政治改革方面没有什么经验。

去年,中国总共有87,000次大规模抗议,平均每天238次。

(去年8月,公安部长周永康表示,2004年约有74,000起涉及100多人的“群体性事件”,涉及370多万人。这一数字在1994年大大超过10,000人,在2003年超过58,000人。

出于无奈,美国逐渐减少并淡出了海峡两岸的争端。

似乎只有北京和台北当局改变主意,认识到美国也是维持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现状的重要力量,华盛顿才能继续发挥作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