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锡军:资本出口成为新的竞争力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制造和贸易国,中国未来的资本、人力、土地和资源成本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传统的低成本劳动力、土地和资源在促进出口和投资方面的竞争优势已经不复存在。中国的经济转型迫在眉睫,需要寻求新的动力。

中国人民大学财经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认为,中国经济目前存在两个缺陷,一是缺乏创新动力,二是缺乏专业服务能力。

因此,当中国经济面临转型时,从这两个方面突破无疑是必要的。当出口、消费和投资三驾马车作用有限时,高端服务业将成为未来中国经济的内在驱动力。

同时,新的动力必须有新的刺激方式,不仅是传统的低成本竞争,而且资本出口能力也将成为一个国家新竞争力的体现。

人民币国际化后,人民币出口将产生新的效应,推动新经济动力的形成。

在能力问题成为关键之前,中国大力发展工业制造业,主要是通过引进国外技术和利用中国低廉的劳动力成本成为世界工厂。

现在,用赵锡军的话说,中国经济正面临着“先包围后追赶”的局面。旧的发展模式领先,它必须找到新的经济出路。越南和印度等新兴市场的崛起已经落后。

透支资源、环境和国家财富的增长模式不再可持续。中国大多数行业都面临产能过剩。新的需求在哪里?这是总量还是结构的问题?对此,赵锡军强调,中国经济不仅是总量问题,也不是结构问题,而是能力问题。

这既不是总数的减少,也不是组织的不合理。重要的是缺乏创新动力和专业服务能力。更重要的是,这是意识形态的问题。

长期以来,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具有高投资、高消费、高污染的特点。

依靠这种经济发展模式,尽管改革开放以来它支持了经济的快速增长,但人们也从中受益匪浅。

发展高端服务业不仅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内在要求,也是实现经济稳定发展的重要保证。

赵锡军指出,中国经济的新动力取决于高端服务业的发展,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必然要求低端服务向高端服务转变,这就对人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中国高端服务业的发展需要提高自主研发和专业服务的能力,特别是专业中介组织,包括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

“未来,中国经济将改变思维,形成思维。未来,中国将进一步调整产业政策,弥补不足,形成新的竞争力。

赵锡军坦率地说:从工业角度来看,链条是垂直断裂的。以前,企业只关心销售环节,生产只关心成本和规模。但是,现在应该注意所有方面,包括研发、工艺流程和售后系统。

在赵锡军看来,有些公司是做生意的。面对激烈的竞争,他们宁愿选择不去做,也不愿继续做生意,而是快速获利,如房地产投资。

因此,对于企业主体而言,制造企业应进一步培养自身的创新意识,增强研发能力,改造市场中的产品,真正从市场需求中提升竞争力。

当然,在选择具有新经济增长点的企业时,生物医药等行业也面临着新的风险,因此企业应该总结更多的经验教训。

资本产出效应经济发展的新动力是竞争力。超越他人是动力,反之亦然是阻力。如何提高竞争力?在赵锡军看来,新的动力需要新的激励方式,而资本输出能力将成为一个国家新竞争力的体现。

赵锡军表示,人民币的国际化将会给人民币出口带来新的影响。

当然,高质量的出口和其他支持金融改革的措施必须跟上。

“未来的国家竞争力将是全面的,不仅在商品方面,而且在融资和管理方面。

”赵锡军说。

此外,关于在上海建立的自由贸易区,赵锡军认为,人民币国际化后,自由贸易区将具有更大的活力。

货币走出去,人民币国际化,贸易被用作定价,金融交易领域的新动力已经成为常态。

如何更均衡地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赵锡军指出,人民币承担国际货币职能的基础是经济实体的贸易活动,包括贸易活动和金融活动。

人民币持有国际货币的顺序是:首先是贸易估价、结算和支付货币,然后是投资和金融交易货币,最后是价值储备货币。

赵锡军认为,人民币国际化需要两条腿走路。第一步是贸易结算,下一步应该是金融交易。

前者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包括鼓励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在多个国际金融中心和城市建立清算银行和全球清算网络,与多个国家和地区签署清算安排协议和货币互换协议,提供更多人民币贸易融资。

当然,最重要的是经常账户下的人民币是完全可兑换的,为经常账户下人民币的使用提供了各种条件和便利。

由于基础条件的不断完备,加上政策的支持,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规模增长迅速。由于基础条件的不断改善和政策的支持,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规模迅速扩大。

虽然后者在推进的同时,也进行了一些改革和创新,包括金融资本账户下人民币结算直接投资试点、对外人民币直接贷款、允许部分境外机构发行人民币债券、QDII、QFII、RQFII等证券投资创新。

然而,由于涉及的范围太广、问题太多,出于审慎考虑,还没有形成明确的思路,总体进展远远落后于前者。

然而,这将影响前者的进一步发展,并可能最终导致人民币国际化半途而废。

解决这一问题的思路是如何在第一条腿走完之后再走第二条腿,即在拓展人民币贸易结算的金融交易功能的同时,不断拓展人民币贸易结算的功能。

赵锡军强调,这要求我们在有序开放资本账户和资本市场建设、规范和开放方面做更多的工作。

前者可以继续扩大QDII、QFII、RQFII等证券投资规模,直至人民币在资本账户下完全可兑换。后者需要将资本市场的未来发展与人民币国际化结合起来。

从人民币国际化的角度来看,中国资本市场至少应该在人民币资产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成为全球人民币流动性中心、投融资中心、定价中心、创新中心和风险管理中心。所有涉及人民币资产的资源配置都应通过多层次资本市场来完成。

发表评论